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园地 >文学作品欣赏

忆林区住平房的日子

发布日期:2017-06-16 来源:

    五十年前,我随父母从农村来到大兴安岭林区新林小镇,那时只有七岁,在三十六区居住,附近有几十户人家。来到林区才知道,气候太冷,而且生活太苦了,住的都是板夹泥房,睡的都是铺炕席的土炕,现在的孩子不知道炕席是什么,但到了冬天,有的炕席就坏了,晚上睡觉直扎孩子屁股,别看那时候住得都不好,但到了过年时家家换上新炕席,还要粉刷房屋,糊棚,最早用报纸糊,后来用有花文糊棚纸,三十晚上换上度数大一点灯泡,屋里再贴上几张年画,那种喜庆,现在住多大的楼房,都找不找那种感觉了。

    我记得,刚到林区的前几天,由于锅灶没有弄好,都是在邻居家吃饭,当时我们家大小七口人,我母亲不想麻烦邻居,但那时的邻居都是真心实意地把家里仅有的几个鸡蛋拿出来招待我们。那时候都住平房,邻居不管谁家有活,只要看到或知道,自己家的活不干,也要帮邻居家干,干完活拍拍衣服,连水都不喝,笑呵呵的回家了,那时,助人为乐是一种美德,那时各行各业都风行气正,因为那时人人都学“老三篇”,都诚实守信,没有坑蒙拐骗的事,没有制假贩假,那时候的邻居处得都很好。

    那个没有楼房的年代是无忧无虑的,不必担心车祸,不必担心被拐卖,更加不必担心周末的时间被占用去参加各种补习班。孩子们集体都穿着带补丁的衣服,露脚趾头的棉鞋,一水淌着大鼻涕,小脸蛋冻得通红,吃着没有多少油水的白菜土豆还有高粱米苞谷面,玩着各种各样自创的游戏,什么弹玻璃琉子、打烟盒、踢毽子,滑爬梨、滚铁圈、但凡任何一个能利用的物件都是我们最佳的玩具.

    在林区住平房的故事太多了,我们邻居一个小伙伴他父亲是开托拉机的,只要一听托拉机响,小孩都跑出去看,一会就把托拉机围上了,有时赶上学校放假不上学,我们一大帮就坐托拉机上街了,那高兴的无法言表。

    最早住平房,还没有烧暖气的条件,家家都在屋里搭个铁炉子的,进屋都格外小心,来人个高的不注意碰到炉筒,就会冒烟,那时只有小数人家铺上了地扳,大部分人家还都是土地,扫地之前得洒水,但有时,孩子生气了在扫地时不洒水,特意整得满屋都是烟,母亲还没等揍他,他就跑出去了。

    那时,邻里之间没什么秘密可言,除了冬天,门虚掩着,其他季节都是大门敞开,谁家两口子打架了,谁家来亲戚了,谁家做好吃的了,基本马上都能知道。每天吃完饭,人们就喜欢互相串门,那时虽然生活都特别艰苦,但每天生活都很充实快乐。那时候一般都是单职工,每月都是几十快钱工资,但能养活一大家子人,那时职工有病都是百分之百报销,医院除了被木头碰伤的,一年也没几个有病的,你看现在可好,人人都住楼了,吃的都是细粮,又大礼拜,一天天闲得没事,可医院到忙坏了,每天医院的患者比大超市的人还多,你说怪不怪。

    住平房时我记忆最深的就是60年代未,中苏边界紧张时,在大兴安岭林区家家户户都在房前屋后挖防空洞,那时我才八、九岁,听大人说苏联“老毛子”不断对中国边界挑起事端,中国加紧备战,特别是边境地方格外紧张,要求家家都有防空洞,父亲领着我们天天晚上挖防空洞,用马提灯照亮,全家都出动,大约用了十多个晚上,把防空洞挖好,防空洞要求很高,战备紧张时,全家都进防空洞,而且四周都用厚板方固定上,防止土石下来,并且洞盖要用铁板,把洞密封住,当时我们的城镇都是一级战备,都有武器(小孩红樱枪,工人、学生木头枪,民兵半自动步枪)。各单位都有民兵和积干民兵,那时民兵天天晚上巡逻,那时我家就住在山根下,每天晚上都会看到一排排汽车往战备仓库运粮食,真是太紧张了。

    记得3月的某一天,我和弟弟去父亲的单位用手推车拉苞花子(木匠下木片),当时快到街里时,突然响起防空战备警报,看到街里人非常少,都纷纷进入防空洞。顿时我和弟弟扔下手推车,往家跑,拿红樱枪准备战斗。

    1969年3月苏联再次入侵珍宝岛,因为我们家离珍宝岛不到400公里,当时火药味特别浓,那时通讯很落后,除了广播就没有更具体的联系方式,但我们城镇有一个土办法,每家都用一个铁罐头盒,里面用一个铅锤用线穿上放在屋里天棚下方,一栋房全都连上,只要一家知道,一拽绳这一栋房每家铁罐头盒全都响,人们立即起床,这比现在的手机通知还快,这就是战无不胜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民,全民皆兵,捏卫祖国的?土,寸土不让的决心。

    一晃,五十过去了,今非昔比,现在的年轻人多幸福啊,都住上楼了,再也不像过去那么累了,我们那时候整天为吃住忙呼,一年到头也休息不了几天,就住个平房,每家在冬季都得上山拉三五溜烧材,为了保暖,家家都在秋天抹墙、入冬买防寒毡定门,窗户底下装上锯末,糊窗户缝,开始钉窗户,但冬天还是漏风,过年刷墙,天天有干不完的活。现在楼房都是集中供热,住平房那些琐事都没有了,刚开始真不习惯,特别是我的母亲,总想干点活,还没活,就是住楼那一点活她也不让别人干,前几天星期日,我陪母亲上街走走,在街上见到老邻居,我母亲那高兴的,第一句话就问;你住那个楼呢,邻居说在红旗三号楼住呢,离这多远啊,不远,但对八十多岁的老人来说,还是很远的,她们聊了半天,十分开心,我想,她们都珍惜今天住楼的喜悦,同时也回忆起在林区半个世纪住平房那种劳累,喜悦和幸福的日子。                                                                   作者:李恩奇

友情链接